心灵与健康Spirituality & Health

腰酸背痛腿抽筋未必缺钙

腰酸背痛腿抽筋是不是缺乏钙质所引起的呢?一些人遇到这种情况,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缺钙。事实上,大多数腰酸背痛腿抽筋的现象并不是因为缺钙。现在就随《大橙报》来了解个中的原因吧! 由于一些宣传的效果,使得一些人拥有了“腰酸背痛腿抽筋——得补钙”的想法,致使现在许多人都认为腰酸背痛腿抽筋是缺钙引起的,于是补充五花八门的钙,吃了也不见好转,其实这种情况并不表示缺钙,而是寒邪伤人的典型特征。 抽筋在医学术语上叫痉挛,这个在寒的属性里叫收引。收引,就是收缩拘急的意思。肌肤表面遇寒,毛孔就会收缩;寒邪进一步侵入经络关节,经脉便会拘急,筋肉就会痉挛,导致关节屈伸不利。因为寒是阴气的表现,最易损伤人体阳气,阳气受损失去温煦的功用,人体全身或局部就会出现明显的寒象,如畏寒怕冷、手脚发凉等。 若寒气侵入人体内部,经脉气血失去阳气的温煦,就会导致气血凝结阻滞,不畅通。我们说不通则痛,这时一系列疼痛的症状就出现了,头痛、胸痛、腹痛、腰脊酸痛。 因此,我们在养生的时候,要特别注意防寒。寒是冬季主气,寒邪致病多在冬季,因而冬季应该注意保暖,避免受风。单独的寒是进不了人体的,它必然是风携带而入的。所以严寒的冬季,北风凛凛,我们出门要戴上棉帽,围上围巾,就是为了避免风寒。 值得注意的是,冬季外界气温比较低,人容易感受到寒意,在保暖上下的工夫也会大一些,基本上不会疏忽。而阳春三月,“乍暖还寒时候”,古人说此时“最难将息”,稍微一不留神,就会着凉,伤寒了。因而春季要特别注意着装,古人讲“春捂秋冻”,就是让你到了春天别忙着脱下厚重的棉衣。 春天主生发,万物复苏,各种邪气在这时候滋生。春日风大,风中席卷着融融寒意,看似脉脉温吞,实则气势汹汹,要特别小心才是。 那么,炎炎夏日,人都热得挥汗如雨,也需要防寒吗?当然需要。夏天我们经常吃凉的食物和饮料,冰镇西瓜、冰镇啤酒、冰激凌、冰棍等,往往又在空调屋里一待一天,到了晚上,下班出门,腿脚肌肉收缩僵硬,腿肚子发酸发沉,脑袋犯晕,甚至连走道都会觉得别扭,感觉双腿不像是自己的。这就表明,寒邪就已经侵入你的体内了。 如果你真的腰酸背痛腿抽筋了,也不要急着补钙,以下有两个小方法,试一试再说。 1.芍药甘草汤 腰酸背痛其实是肌肉酸痛,腿抽筋是筋脉痉挛。脾主肌肉,肝主筋脉,肌肉和筋脉有了问题,就要找准主因,调和肝脾。芍药性酸,酸味入肝,甘草性甘,甘味入脾,因而这味芍药甘草汤被誉为止痛的良药,并且一点都不苦口。芍药甘草汤配制容易,芍药和甘草这两味药在一般的中药店都能买到。取白芍20克、甘草10克,或用开水冲泡,或用温火煮,可当茶水饮用。注意,这里说的芍药、甘草一定要是生白芍、生甘草,不要炙过的,炙过的药性就变了。 2.按揉小腿 小腿抽筋的时候,以大拇指稍用力按住患腿的承山穴,按顺、反时针方向旋转揉按各60圈;然后,大拇指在承山穴的直线上下擦动数下,令局部皮肤有热感;最后,以手掌拍打小腿部位,使小腿部位的肌肉松弛。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后,小腿抽筋症状即可消失。不过,这个标虽然暂时除了,病根还在,由表及里,本还没有痊愈。敲打按揉一些经络穴位,固然可以散结淤阻、活络气血,但从病因根本上来论,还是要把寒彻底地从体内祛除,这样你才能身轻如燕,健步如飞。

心灵与健康Spirituality & Health

满足部分信众心理需求 非正信宗教易迷惑人心

文:文润玉 战国末期著名思想家、法家学派代表人物韩非子在《说难》中说:“说人之难,在于所说之心”。在现实生活中,个体的绝大多数行为特征实质上都表现为心理需求特征,因此,了解信徒参加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的心理特点对于做好教徒的思想转变工作十分重要。 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作为一个社会组织中的畸形群体,之所以能够迷惑人心,吸引信众,必然在客观上存在着可以满足部分信众心理需求的特点。因此,分析教徒入教的心理动机,深入认识其本质和危害,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仔细考察目前大量的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教徒,就会发现他们之所以加入的心理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出于对疾病的恐惧,希望自己或者亲人身体健康的心理需要 生老病死,本来是自然规律,无论是达官贵人,富可敌国者,还是布衣平民,不名一文者,在满足基本的生活需求后,多数人最大的担忧和害怕都是疾病和意外灾害的侵扰,特别是现代社会,大家在衣食无忧后,会更多的关注自身的生活质量和健康指数,都希望自己和家人能够健健康康,无灾无病、长命百岁。 但是,随着工业文明发展和社会交往圈子的增大,生态环境的污染及人类自身抵抗力的变化等等因素,人类的疾病门类和病毒结构等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出现了许多诸如爱滋病、癌症等目前尚无良好治疗效果的疑难杂症类疾病。尽管现代医学是不断进步发展的,但是有一部分疾病还是让人类科学在其面前束手无策,一些慢性疾病,往往会给患者带来长期而痛苦的折磨,这些长期受病痛折磨的患者在万般无奈下,就会“有病乱投医”,求助于各类气功、特异功能及各种正当或不正当的宗教组织,患者及亲人特别希望能出现意外或者奇迹,使其走出疾病折磨的苦海。 目前,虽然基本医疗保障得到很大发展,但是一部分人特别是部分贫困地区,这部分人在就医时,高昂的医疗费用成为人们的最大的负担。所以,当某些所谓的气功大师、特异功能人士宣扬能够做到祛病消灾后就可能大行其道,很多有健康需求的人会趋之若鹜,甚至是执迷不悟,深陷其中。 二、社会变迁中渴望快速实现个人命运改变的心理需求 社会的发展进步必然引起社会的变迁和阶层流动,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个体能力的差别就造成了社会财富的不均衡分配和社会地位的巨大差异。那些文化水平较低又无一技之长的普通个体,在激烈竞争中逐渐沦为弱势群体。他们面对疾病和各种天灾人祸时候的自救能力十分有限,当面临这些困难的时候,他们起初还会尝试各种不同方法试图改变现状,但理想和现实的巨大差距,是很多人无奈的选择放弃甚至是沉沦。 在努力也无法迅速改变现实的情况下,部分人群就会心理失衡,产生偏激心理和急躁情绪。于是,传统文化中的“天命思想”会将这一切归结为个人的命运,而要想改变命运,唯一可以依赖的方法就是借助于那些所谓的神秘力量。而宗教所包含的神秘力量特征为满足这些心理需求提供了条件,画饼充饥,为信徒创设了许多虚幻的美好。社会中客观存在的压迫力量,为宗教复兴提供了社会条件,也给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出笼提供了可乘之机。 这些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神化自己的教主,搞个人崇拜,号称其教主具备各种超自然力,不仅可以治病救人,而且可以教导广大信众通过修炼改变自己的命运。正是这种极具吸引力的广告效应,使得部分群众受骗上当。 三、渴望获得组织认同和群体归属感的心理需求 古希腊(Greece)思想家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人天生是政治动物”,就是说个体天然存在着希望过集体生活的心理需求,人们都不愿意自己被组织或者群体抛弃,离开了特定的组织或者群体,个体生存就会感到无助、无力,也许除了“鲁滨孙”(Robinson)这类心理素质超强的牛人外(当然鲁滨孙更多是被迫和无奈),大多数人面对那种“天不收、地不留”被群体抛弃的状况都会感到失望甚至是绝望。但是随着目前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向社会生活各个领域的推进,人们的就业方式和生活方式、个人与组织的联系较过去有了很大改变。一部分企事业单位的职工离开原单位后,他们都脱离了与原所在单位组织的联系。 传统上“单位人”的心理,使部分人即便是能够就业,生活有保障,也会在心理上产生失落感,缺乏归属感和认同感。他们在心理上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孤独、寂寞、空虚的负面情绪,向往着归属到一个群体组织之中,以便从中得到更多的人际关怀和精神慰籍。正是出于这样的心理原因,部分人会退而求其次,抱着“聊胜于无”的心理需求,加入一些没有特殊要求的民间宗教社团、气功协会或健身小团体,以通过群体活动,排遣孤独和空虚,在精神上获得一种群体认同感和归属感。 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的产生迎合了上述社会心理需要,让部分缺少集体归属感的民众很方便的沉醉于那种“集体的欢娱”中。在乡村地区和城市底层群众中,一部分中老年家庭妇女和老人之所以很容易被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忽悠”成为信徒,就是因为他们缺少传统的群体安全感,他们渴望通过加入组织,通过组织认同来保障自己的心理安全,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总之,非正信宗教宗教组织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部分信众渴望获得身体健康,渴望改变个人命运,渴望找到心灵归属感的心理需求,也是其能实现其迷惑人心,拉拢民众下水的客观事实。

心灵与健康Spirituality & Health

非正信宗教制造精神恐怖

非正信宗教和恐怖主义活动密切相关,与其他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相比,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对国家政权的安全稳定和对社会生活秩序的影响破坏力更大。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最显著特点是以“世界末日论”的歪理邪说在社会上制造精神恐怖和社会混乱,以期实现其政治上博取上位、经济上乱中渔利的邪恶目的。同时,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还兼具一般恐怖主义行为疯狂,不择手段,目的险恶,类型多样等特点。 一、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刻意制造精神恐怖和社会恐慌 a.公开嚣张,肆无忌惮。 “事物的特殊性是事物存在的依据”。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之所以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恐怖主义活动,一个显著特征是其总是事先大搞“世界末日”来临之类的恐怖主义的恐吓活动,制造精神恐怖。一般形式的恐怖主义活动也可能会公开宣称对社会某些特定人群或社会组织实施恐怖袭击。但在实践中,大多恐怖组织的恐怖活动在实施之前都是秘密进行的,习惯上会在恐怖事件发生后宣称对该事件负责。从社会影响力上来讲,这种社会恐慌的影响相对而言是比较小的。 简单的回顾一下非正信宗教发展史,就会发现在社会上制造精神恐怖氛围是非正信宗教组织的常用伎俩。例如日本(Japan)“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幌(Shoko Asahara)恐吓说,1997年至2001年之间一定会爆发毁灭性的“世界最终战争”。法国(France)“太阳圣殿教”教主吕克·茹雷(Luc Jouret)宣称人类正面临巨大的灾难,地球即将毁灭。以上所有这些,都在某个特定时期带来了不安因素,对特定社群产生负面影响。 b.用心险恶,目的丑陋。 非正信宗教组织之所以编造此类谎言的最终目的当然是为了浑水摸鱼,以便其乱中得利。因为,只要整个社会产生了恐怖、恐慌心理,非正信宗教组织和教主就有机会以万能的“救世主”角色“粉墨登场”了。他们鼓吹自己“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有救世济人的“神功”,能助人逢凶化吉。 这样,趋利避害的天性就会使部分产生恐惧心理的民众投其麾下,开始对教主顶礼膜拜,最终死心踏地皈依其门下,唯“教主”马首是瞻。例如美国(United States)非正信宗教“大卫教”教主大卫·考雷什(David Koresh)自封“活先知”,身负拯救全人类的“神圣使命”,宣称“大卫教”信徒都是人类的“最优秀分子”,世界末日就是一场同异教徒的血战,“大卫教”教徒将在这场“圣战”中献身,从而得以升天。 二、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行为疯狂,不择手段,毫无人性和理性 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从表面上看,多是宣称自己是为了“信仰”而进行的“圣战”,但实质上都是为了其反人类、反社会的非正信宗教理念和教主及少数骨干分子的私利而进行的恐怖主义活动。当非正信宗教组织欺世盗名、自欺欺人的内幕被曝光,阴暗丑陋的罪恶行径被彻底揭穿后,教主往往会撕破伪装,孤注一掷,策划、实施疯狂残忍的恐怖行动,其反社会、反人类的疯狂之举让世界震惊。 三、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手段繁杂,往往带有险恶政治目的 a.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大多具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 非正信宗教组织实施恐怖活动,大多都是有险恶的政治图谋的。和传统意义那些追随现世灵魂安静、远离世俗生活干扰的其他宗教组织以及“类宗教”组织不同,非正信宗教组织对世俗权利充满了渴望,时刻在背地里觊觎着世俗社会的金钱和财富、权势和地位。 当非正信宗教组织实力增强,自我坐大以后,非正信宗教教主开始不满足于在自己掌控的“独立王国”小圈子里实行的“政教合一”的帝王般的统治。他们的政治野心开始膨胀,欲望开始泛滥,妄图挟持大量信众及众多无辜民众的生命权利作为筹码来对抗现存社会秩序、抗衡政府,密谋策划将教徒的精神信仰转化为社会运动,最终实现自己夺取现实政权,建立“政教合一”神权王国的迷梦。 b.非正信宗教组织使用合法或者非常规手段参与政治活动。 非正信宗教组织深知公开对抗政府并不是实现自己“利益最大化”的唯一途径,在合适的条件下,他们更愿意利用制度设计存在的漏洞实现其狼子野心。譬如,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幌就曾野心勃勃地建党参政,着手组织“真理党”,企图通过选举手段,合法打入日本国家权力核心。美国“人民圣殿教”也曾以“人道主义关怀”的姿态,参与美国的民权民运活动,教主琼斯梦想有朝一日成为美国的最高统治者,把全美国变成像他的非正信宗教组织一样的“使徒的国家”。 c.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的实施对象既对教内信徒,也对教外民众。 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的攻击对象具有不确定性,往往都是根据自己的利益,不分内外,一切以自己的现实利益需求为目的。非正信宗教教主不但从教徒身上榨取钱财,同时又把信徒当作实现自己目的的工具和手段。 “鬼神兴则邦衰,非正信宗教兴则国亡”,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侵害国家政权,危害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对社会生活秩序和政治安全稳定构成极大威胁。因此,对非正信宗教组织和非正信宗教恐怖主义活动进行毫不手软的无情打击,是全世界反非正信宗教斗争的被迫选择,也是人类社会进步和世界文明的必然要求。

心灵与健康Spirituality & Health

心灵健康可抗拒外在邪说愚弄

文:文润玉 众所周知,自然现象无限纷繁复杂,人类作为“万物之长”,探索宇宙奥秘的脚步自古至今从来没有停止过。尽管现代科技已经可以做到“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取得了诸多成就。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政府、科研组织敢说自己已经充分了解了外部世界的奥秘,参透了全部“天机”。在神秘的自然界面前,人类也许永远都像一个好奇的孩子,怀着敬畏之心,不断扩大充实自己对自然界的认识。 邪教组织之所以在自然灾害面前刻意宣扬歪理邪说,正是投机利用了人类对自然界认知的暂时空白点和歪曲利用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宣扬的“天人感应”学说。“天人感应”学说认为自然灾害,既所谓“天降异象”,是上天对人间“恶政”的惩戒。自然灾难发生后,邪教组织趁机利用民众潜意识中存在的这种社会心理大放厥词,借以达到诋毁政府,吸引眼球,愚弄民众,实现其不可告人的邪恶目的。 一、人类能够认识世界,但不代表已经认识了全部世界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知的,这是唯物主义认识论的基本的观点。现代科技的发展和已经取得的巨大成就,也证明了人类的智力能够不断认识自然,了解自然,把握自然规律并利用自然规律为人类谋福利,但这只是在人类认知能力的可能性层面来讲的。 二、自然灾害发生后邪教组织往往会跳出来进行丑陋表演 现代科技发展到今天,自然界中发生的诸多自然灾害,譬如台风,地震,旱灾及洪涝灾害等,按照目前人类的认知能力,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能够了解其大概的成因,过程及其后果,但最大困难是无法完全把握其规律,无法预测其进程和破坏的细节,更无法掌控或改变其造成的后果。 当然,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我们也曾经在主观上大胆宣扬“人定胜天”,的观念,但实践已经证明,在客观自然界规律面前,人类面对自然,更多的往往是“无可奈何花落去”,被迫服从自然规律。所以,敬畏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已经成为今天生态文明的共识。 三、邪教组织宣扬歪理邪说的社会文化心理和险恶用心 在各种自然灾害发生时,为什么大家总能够看到各类邪教组织的丑陋表现,成为“天灾”过后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祸”呢?这有着深刻的社会历史文化背景和邪教组织自身不可告人的险恶目的等多方原因,归结起来,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歪曲利用民众潜意识中存在的对传统文化“天人感应”思想认识来诋毁政府,误导民众,制造混乱。在古代中国,自秦汉时期以来,儒家、墨家等学派为了约束皇权的滥用,创立了“天人合一、天人感应”学说,宣扬天和人同类相通,相互感应,天能干预人事,人亦能感应上天。认为天子违背了天意,不仁不义,天就会出现灾异进行谴责和警告;如果政通人和,天就会降下祥瑞加以鼓励。 不可否认,“天人感应”思想在激励、约束中国古代君主施政方面发挥过积极作用。正是因为“天人感应”学说把自然灾害这类“天降异象”说成是上天对统治者的“恶政”的告诫,符合了民众朴素的对“好人政府”渴望的心理诉求。于是,这种思想很快流传到民间,并被底层民众认可,接受,成为广为流传的在民众思想深处潜在的社会心理意识。 地震、火山等自然灾害对生命、财产破坏性极大,人类在大的自然灾害面前肯定会感到渺小,无助,恐怖。另外,在自己遭遇到的自然灾难时,处于弱势的部分底层民众也会不自觉的联想到社会现实中存在的种种问题,潜意识中可能把自然灾难归结是当政者的“恶”才导致了上天的惩戒。从理论上来讲,也许很多民众可能不知道“天人感应”这个术语及其含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按照“因果报应”这类朴素观念去联想,而这为邪教趁机诋毁污蔑政府创造了难得的机会,提供了便利条件。 二是博得“眼球”,扩大影响,网罗信众。在“眼球”经济时代,吸引公众注意力也是获取收益的一种重要手段。在现代强大的“媒体霸权”条件下,赢得“眼球”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重要,任何组织在大众视野中消失就是最大的失败。邪教组织也深谙此道,大的自然灾害往往成为民众和广大媒体关注的焦点,也是邪教乘机“出位”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