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ne 一带一路 One Belt One Road

世界各国反应热烈 亚投行AIIB 2016年下半年增20新成员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缩写为AIIB,简称亚投行)行长金立群表示,亚投行2016年下半年还将有20个新成员加入。 亚投行于2016年1月正式成立,目前已有57个成员国,新成员加入后,亚投行规模将超过拥有67个成员的由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ADB)。 此前在亚投行年会上,金立群透露,亚投行已有24个意向申请者。接纳新成员的截止日期为2016年9月30日,他表示希望新成员可以在2017年初正式加入。 根据报道,金立群于6月28日在夏季达沃斯(Davos)“一带一路:多方共赢”分论坛上表示,亚投行会支持非“一带一路”覆盖国家,地区性丶全球性的合作会让所有人受益。“大家同在一条船上,互相连接,有着共同利益。” 中国(China)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合作室主任张建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随着亚投行成员的迅速扩充,亚投行的投资项目超越“一带一路”范畴,进入到其他地区是非常自然的。 与此同时,亚投行在寻求与世界银行丶亚洲开发银行的合作,“将来如果世界银行在一个国家搞项目,亚投行感兴趣的话也可以联合融资进行支持,所以不会局限在‘一带一路’国家。” 亚投行首批四个项目 总计5.09亿美元的贷款 目前,亚投行董事会已通过批准了亚投行首批四个项目总计5.09亿美元的贷款,涉及孟加拉国(Bangladesh)丶印尼(Indonesia)丶巴基斯坦(Pakistan)和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的能源丶交通和城市发展等领域。 金立群表示,资金是有限的,银行在进行项目投资时将尽量做到地区的平衡丶国家的平衡,投放资金的时候尽量考虑到项目是否对周边区域有好处。“如果有两个项目,一个项目只对这个国家有好处,另一个项目是对周边丶临国丶整个地区有好处,我们当然会选择后者。” 张建平表示,亚投行是一个国际性的金融机构,因此在项目投资时会考虑国家和地区的平衡。亚投行的资金是非常重要的资源,能够帮助很多国家发展。作为一个国际性机构,不可能所有的资金都投到亚洲,那样非洲和拉丁美洲会有意见。 他表示,所以在项目投资时,它会考虑到不同区域之间的平衡。很多亚投行成员都希望资金能够支持本国的项目发展,在选择过程中也要考虑不同国家的不同需求,做到一个平衡。” 金立群还指出,亚投行对融资项目有三个要求,即必须在金融上具有可持续性丶环保丶在社会上被广泛接受。 在谈及“一带一路”的愿景时,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表示,“一带一路”倡议的最高境界是形成一个松散有效的经济共同体,相关地区的国家通过经常磋商减少纷争,使经济能够“走在一起”。 李稻葵表示,“一带一路”的愿景有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通过中国的发展带动相关地区的基础建设投资,达到互联互通。“我们的产品丶服务走出去能够畅通无阻,这是一个比较直接的丶明显的目标。” 第二个层次指二十年丶三十年之后,“一带一路”倡议有望促使相关地区与中国形成一个松散丶比欧盟高效的经济共同体。“这些地区经常在一起协调关税政策丶货币政策丶金融政策,这一片在经济上可以走到一起,从而避免出现上个星期五出现的事情,避免争吵,这可能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最高境界。” 对于李稻葵所说的这一愿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分析称,欧盟一直是希望构建一个联邦的,与这一目的不同,“一带一路”倡议是主权国家之间进行的合作,亚投行丶上合组织是推进“一带一路”的多边合作机制。 因此,未来在该地区形成大的贸易丶经济合作组织,设立自由贸易区,加强自由贸易和投资是可行的。

Highline 一带一路 One Belt One Road

通过“一带一路”战略 让中港台发挥优势各显所长

引言 “一带一路”好像是一条线,把国家和地区间以发展经济为目标的各项合作串起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各方可充分发挥优势,各显所长。香港(Hongkong)等国际金融中心,可以抓住“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的机遇,充分发挥金融中心的各项功能和作用,台湾(Taiwan)也可借助“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两岸的产业优势互补与资源整合。现在就随《大橙报》来了解“一带一路”如何推动各方的合作关系。 对于香港(Hongkong)和台湾(Taiwan)来说,“一带一路”建设将推动两岸及香港金融合作迈出新的步伐。在第六届两岸及香港《经济日报》财经高峰论坛开幕之际,两岸及香港金融业人士热议“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的新机遇。 “对于两岸及香港来说,‘一带一路’建设是共同的机遇。”对外经贸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认为,“一带一路”建设是中国(China)倡议国际经济合作的重大举措,对于解决全球发展和不平等有重要意义,将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新机遇。 “一带一路”建设中,最需要的就是资金和项目,其中产生了大量的投资机会,无论对于香港还是台湾来说都是合作发展的机遇。交通银行台北(Taipei)分行行长朱忱说,银行业应采取跟随客户的战略,利用两岸企业在“一带一路”的既有产业网络,为大型产业合作、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提供投融资支持,将两岸现有产业合作延伸到“一带一路”建设所覆盖的区域,实现两岸合作效益的外溢,为深化两岸的经贸往来注入新的动力。 然而,两岸及香港合作的内涵不仅仅是局限于金融业。在经济学家、前海创新研究院院长陈坤耀看来,“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的内涵绝不仅仅是金融业本身的合作,而是通过合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各项发展筹融资,提供发展的资金;同时通过合作,共同应对如量化宽松带来的国家金融风险等,为沿线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加稳定的金融环境。 “一带一路”好像是一条线,把国家和地区间以发展经济为目标的各项合作串起来。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各方应该充分发挥优势,各显所长。香港等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抓住“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的机遇,充分发挥金融中心的各项功能和作用,台湾也应借助“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两岸产业优势互补与资源整合。 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大中华区总裁黄碧娟认为,“一带一路”建设为国家以及地区间的合作提供框架,合作过程中,资金是必不可缺的,这就突出了“一带一路”金融合作的作用。在推广和实施方面,香港可优先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作用。以绿色基金方面的合作为例,香港拥有成熟的金融运作平台,可以通过现有运行网络来筹集资金、推广项目。 台湾与中国大陆的经贸往来有着天然的互补性和紧密联系,使得台湾可以借助“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两岸产业优势互补与资源整合,逐步扩大区域合作的效果。朱忱说,近30年来,大陆经济快速发展,两岸经济合作方式从而进入新调整期,以“台湾接单-大陆生产-海外销售”为主的产业交流方式,正向“两岸合作、共同创造、全球销售”的新方式转变。 “台湾在许多高新技术产业领域具有先进技术和创新能力,大陆有庞大的制造能力、完善的产业体系和巨大的市场潜力,两岸在这些领域合作能打造出国际领先的产业和国际知名的产品,从而更好地参与‘一带一路’的建设进程。” “一带一路”建设 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一带一路”建设既是机遇,也是挑战。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不断推进,和自贸区的建设,中国经济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高。在丁志杰看来,“一带一路”建设是开放的。随着中国市场的更加开放,需要愈加开放的心态与之相适应,各方需要更为主动地融入和对接、积极地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去。 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执行长陈德昇建议应该规划先行。“台湾如何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大陆经济的进一步融合,应有一个中长期的规划。”他坦言,大陆的强项在于硬件,以及在资金、基础设施和地缘政治方面具有优势。台湾的强项在于软件,即管理和服务业。长期规划应有制度上的设计,只有将硬件的建设与软件的配套结合起来,成功机会才会更大。

Highline 一带一路 One Belt One Road

中东(Middle East)为一带一路做规划 科威特(Kuwait) 计划以1300亿美元建丝绸城(Silk City)

引言 科威特(Kuwait)准备用1300亿美元在科威特北部沿海地区建立一个新城,命名为“丝绸城”(Silk City),计划在2035年建成,建成后将成为连接中国(China)与欧洲(Europe)新丝绸之路的重要的战略枢纽。现在就随《大橙报》来了解这座新城的计划。 2015年3月31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邀请到前中东特使、资深高级外交官、人大重阳高级研究员吴思科,就““一带一路”:来自中东的看法”进行了主题演讲。 他表示,中东地区(Middle East)的一些国家本来就有“丝绸之路”的情结,在中国(China)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构想以后,他们很积极呼应,提出一些具体的计划。 吴思科指出:“2015年3月14日到21日,我对卡塔尔(Qatar)、科威特(Kuwait)、阿曼(Oman)、黎巴嫩(Lebanon)四个进行了访问,我特意了解他们对“一带一路”的看法,我感觉他们对“一带一路”都非常感兴趣。科威特计划打造一个“丝绸城”(Silk City),它是由现在的科威特埃米尔的长子纳什尔·穆罕默德·萨巴赫所主张设计的。” 这是一个比较宏大的战略规划,他准备用1300亿美元在科威特北部沿海地区建立一个新城,命名为“丝绸城”,计划在2035年建成,建成后将成为连接中国与欧洲(Europe)新丝绸之路的重要的战略枢纽。 吴思科说:“我在阿曼访问时和阿曼主管外交事务大臣和外交部的秘书长都探讨了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怎么进行合作的问题,对方集中力量给我介绍了两个规划。” 一个是杜库姆经济特区。这个特区隶属于阿曼中部省杜库姆州,也是阿曼东北沿海的中心点,对面就是印度洋,它处在东亚、南亚、中非、欧洲远航线路的要冲地带,从这里通航以后会比霍尔姆斯海峡风险要小一些,区位的优势很独特,这里的常住人口现在还不到5000人。阿曼规划的这个特区,包括了港务、工业、物流、渔业、商业、休闲、旅游、教育八大区块,这也是一个很雄伟的规划,阿方非常希望中国参与。 萨拉拉港 打造郑和纪念园区 另一个规划就是,在萨拉拉港打造郑和纪念园区。郑和下西洋的时候,曾经三次到过这里。阿曼政府规划在这里建设一个郑和纪念园区,包括郑和纪念碑、文化休闲区、中餐馆,既是纪念郑和,同时也可以吸引来自中国及世界各地的游客。 吴思科介绍说:“我在卡塔尔谈到“一带一路”问题的时候,他们就介绍卡塔尔要建一个“多哈新港区”。现在多哈港不够用,要进行扩建,这也是一个大型园区的建设项目。卡塔尔方面同时也介绍了海湾合作委员会六国的“铁路相连计划”。多哈新港的建设规划方面,除了港口扩建之外,铁路连通方面也是一个重要考虑。卡塔尔方面也希望中国企业能够积极参与。” 他认为,从科威特的“丝绸城”到阿曼的“杜库姆经济区”,再到卡塔尔的“多哈新港区”都显示了中东一些国家想借助“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发展经济的雄心。 一带一路确实不是中方的独奏曲,而是中国与阿拉伯国家(Arab)乃至世界的合奏曲。中国应该善用这种机会和他们加强合作,包括与阿联酋(UAE)以及埃及(Egypt)等地中海沿岸国家的合作,与中东国家实现“互联互通、合作共赢”,进而产生广泛辐射效应,缩小地区发展差别,达到推动地区热点问题降温,加快区域一体化进程。 据国外媒体报道,科威特政府宣布,投资660亿英镑建设的“丝绸城”,是一个由Eric R Kulne事务所设计的新都市。 该项目包括一个1001米高的摩天楼、一座45平方公里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以及可容纳70万人居住的25个邻里。 这座1001米的摩天楼名叫“Burj Mubarak Al Kabir”,即“一千零一夜”,包括7座“垂直村”,即办公室、饭店、休闲设施和住宅单元等。 新城将在4个街区之外设置一座机场。金融区通过一座大桥和科威特城连接,17分钟就可搭车通过。大桥的中部是一座岛屿,散布着一些豪华住宅。 休闲区坐落在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河口,文化区则拥有博物馆以及表演场馆。野生动物保护区位于生态区内。该项目的工程部分由Atkons操刀完成。 2015年4月19日,科威特大使崔建春在使馆举行记者招待会,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经已有60多个沿线国家和国际组织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表达了积极态度。 不久前,中国政府制订并发布的《愿景与行动》文件详细阐述了“一带一路”战略主张与内涵,标志着“一带一路”步入全面建设的新阶段,具有重要意义。

Highline 一带一路 One Belt One Road

海陆空“丝绸之路”并进 中国厦门(Xiamen,China)成“一带一路”战略支点城市

引言 中国厦门(Xiamen,China)被定义为“一带一路”海上战略支点城市,作为东南航运中心核心港区和集装箱重要集散地,且是曾经的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和现在福建自贸区的核心区。该处不仅可以串起海上丝绸之路与陆上丝绸之路,而且还有一条“空中丝绸之路”正在迅速拓展、延伸。现在就随《大橙报》来了解厦门在一带一路下的商业契机。 中国厦门(Xiamen,China),位于台湾海峡西岸,南接漳州,北邻泉州,东南与金门岛隔海对望,在两岸敌对期间曾经炮火连绵。 厦门由厦门岛、离岛鼓浪屿、内陆九龙江南岸海沧半岛集美半岛翔安区以及同安等地组成,陆地面积1699.39平方公里,海域面积300多平方公里。厦门的主体-厦门岛南北长13.7公里,东西宽12.5公里,面积约128.14平方公里。 厦门是中共最早实行对外开放政策的经济特区之一,当前厦门在两岸金融、东南国际航运、对台贸易、两岸新兴产业等有着重要的地位。厦门也是现代化国际性港口风景旅游城市,拥有5A级景区–鼓浪屿。美国(United States)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赞美厦门为“东方夏威夷”。2015中国法治政府评估报告,厦门以总分752.15分获得前10名。 厦门解放前是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商业消费性海岛城市,经济基础脆弱,结构畸型,生产落后。 截至2012年,全市共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2817.07亿人民币,增幅呈稳中有升的态势,较年初提升4.4个百分点。其中,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增加值分别是25.21亿人民币、1374.01亿人民币和1417.85亿人民币。产业结构从前一年的1.0:51.1:47.9调整为0.9:48.8:50.3,二产比例略有下降,而三产比例持续上升,产业结构得到了优化。 第一产业 据1993年土地利用现状调查统计,厦门土地总面积为575.71平方公里。土地利用率达92.8%,可供开垦的荒地仅2.56平方千米,占全岛陆地面积1.8%,土地后备资源不足。主要畜禽种类有猪、牛、羊、马、鸡、鸭、兔、鹅,零星和小量养的种类有驴、狗、猫、珍珠鸡、鹁鸽、鹌鹑等。 第二产业 改革开放初期,厦门工业的企业规模小,结构松散、基础脆弱,所有制以国营、集体企业为主,产品市场主要集中在国内市场。改革开放之后,尤其是特区建设开始后,厦门市把战略目标和发展重点放在工业化的加速推进上,大力引进外资,发展外向型经济,构筑“一主三型”(工业为主、发展生产型、技术型、出口创汇型企业)现代化产业体系。 第三产业 金融:2012年完成金融业增加值237.03亿人民币,拉动第三产业增长3.3个百分点,对第三产业的贡献率为27.2%。至年末,全市中外资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5472亿人民币;全市中外资金融机构本外币贷款余额5107.35亿人民币。 交通邮电:全市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实现增加值170.84亿人民币,拉动第三产业增长2.2个百分点,对第三产业的贡献率为16.8%。全年完成港口货物吞吐量17227.31万吨;集装箱吞吐量720.17万标箱;厦航加入天合联盟,开通厦门至柬埔寨(Cambodia)直航航线,全年空港货邮吞吐量27.15万;空港旅客吞吐量1735.41万;邮电业务总量100.06亿人民币。 旅游业:旅游业是厦门市的支柱产业。截止2011年,厦门市星级旅游饭店共达72家,其中4星级以上旅游饭店30家;旅行社113家,其中出境组团社17家;4A、5A级的旅游景区10家。2011年厦门市共接待国内外游客已经突破3522.94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到453.44亿人民币,是中国十大热点旅游城市和接待国际邮轮最多的口岸之一。 对台贸易:2012年,厦门与台湾(Taiwan)多家银行签订人民币清算代理协议,人民币结算额增量居中国首位。台资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703.03亿人民币,高于全市规上工业6.4个百分点。对台引资取得进展,全年台湾直接投资项目121个,占全市新设的外资项目总数的36.6%,居各来源地首位;合同台资1.07亿美元;实际利用台资0.64亿美元。 主要投资领域包括制造业中的光电、模具、机械设备,现代服务业的软件业等。对台贸易稳步增长,对台进出口贸易总额76.47亿美元,其中对台出口14.66亿美元;自台进口61.81亿美元。台湾水果进口量保持大陆各口岸第一。大嶝对台小额商品市场交易免税额由3000人民币提升至6000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