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收购迅速转为被清盘 安博教育(Ambow Education)从高峰跌入深渊
专题 Feature

从被收购迅速转为被清盘 安博教育(Ambow Education)从高峰跌入深渊

8_1安博教育(Ambow Education)于2013年6月10日的声明称,开曼群岛法院向该公司发出临时托管(Provisional Liquidation)的通知,并且任命毕马威(KPMG)为临时托管人。此前,该公司最大的独立股东–艾威基金集团(Avenue Capital Group)在2013年4月23日向法院起诉首席执行员黄劲阻止一项涉嫌虚假交易的内部调查。
安博另外的两大股东–麦格理(Macquarie)和霸菱亚洲(Baring Private Equity Asia)也支持艾威基金集团的起诉活动,但是前者称后者的起诉没有证据。
对于因一系列会计丑闻而遭遇广泛抛售情况的美国上市中企来说,股价剧跌情况乃是一项平常不过的事情。而与此同时,大量私募基金公司把握股价暴跌的契机,对此类公司展开全面收购活动。

安博教育却有别于上述情况
投资银行和咨询公司均设在中国深圳的中国第一资本(China First Capital)主席彼得富曼(Peter Fuhrman)说:“大概没有一家公司试过在如此快速的时间内,从被收购目标转变成为一家遭遇清盘的陷困公司。”
2012年7月,一名前雇员指控安博教育在2008年收购一所培训学校时,存在财务不当以及不法行为。随后,该公司审计委员会对这一指控及其他问题展开调查。受此不利因素影响,该公司当时的股价迅速减半,从原本的逾4美元挫至2美元左右,并在稍后的时间内继续下探直至2013年初。
2013年3月15日,作为荷兰金融服务公司–荷兰国际集团(ING)旗下一份子的香港公司–霸菱亚洲建议以每股1.46美元(为当时股价的45%溢价)的价格,收购安博教育的美国存托股(American Depository Shares,ADS)。
随后,安博教育即出现一系列动荡:2013年3月18日,3位独立董事提交辞职信;2013年3月22日,独立审计机构–普华永道辞职,律师事务所–Fenwick & West LLP同时也辞去审计委员会的法律顾问一职。
纽约股票交易所在此时也暂停了安博教育股票的交易活动。

霸菱亚洲撤回收购建议
在历经董事呈辞和股票暂停交易的不利情况后,霸菱亚洲于提出收购建议的10天后,即2013年3月25日宣布撤回非约束性收购要约而告终,并在一项信函中表示说:“在这一系列不利情况发生后,我们认为这项(收购)活动是无法完成的。”
一位美股分析员提到,霸菱亚洲提出的私有化建议是非约束性。此建议可在安博教育股东大会宣布私有化完成之前的任何时间内进行撤回。这意味着,其对安博教育的私有化进程已经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项信函中,霸菱方面还表明,一旦安博教育解决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仍然愿意考虑潜在的安博教育所有或部分股权收购计划。
据了解,创立于1999年的安博教育,初期业务主要是铺设网络教育平台,2008年开始通过大举并购教学点直接提供培训服务。有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9月30日,安博全国范围内收购近30起,耗资超过14亿元。
由于中国教育培训极具分散性,很多地方性机构难以做大规模,安博教育这种“众人划桨开大船”的思维当时对不少创始人是非常具有诱惑力的。如今该公司在并购和内控上暴露的问题,让业界开始怀疑大规模并购整合的方式发展教育培训企业的可行性。

欲了解更多,请参阅《大橙报》(BIG ORANGE)电子报www.bigorangemedia.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