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调和光与色画风 吉奥乔尼(Giorgione) 获世人赞誉为伟大画家
艺术空间 Art

创作调和光与色画风 吉奥乔尼(Giorgione) 获世人赞誉为伟大画家

创作调和光与色画风 吉奥乔尼(Giorgione) 获世人赞誉为伟大画家吉奥乔尼(Giorgione)出生于北意大利(Italy)的卡斯法兰可(Fracas),本名乔治。他的体格魁梧,性格开朗,因此,在他死后才冠上表示“伟大”的“ONE”字尾来赞誉他。在短短10年的活跃期间,他创作了调和光与色的独特画风,给予后代画家极深的影响。至于他的生平,仍有许多谜团,是美术史上最具神秘色彩的画家之一。

暴风雨(Tempest)
吉奥乔尼仅用一个著衣的男人,去取代原来的裸体女像,便增加了此画心理层面的紧张感,也加强了风景所表现出来的诡谲气氛,更别说画中象徵著希望破灭的断柱所带来的不安。
观赏者的目光被画面布局引导著,越过了人物形象,顺著河流往前移动,停留在闪电雷鸣的天空中;就算是去除画中的人物也丝毫不消弱画面的张力。这种险恶、神秘、闪动著奇形怪状亮光的上空,和四周青蓝的风景,揭示了吉奥乔尼绘画的“新方法”。这显示了他对色彩的非凡敏感度,以及与大自然之间不同寻常的融洽关系,这在当时是非常独特的,也是西方艺术中第一次出现的手法。
1569年时,这幅画叫做《墨丘利和伊西斯》 (Mercury and Isis)。当代的一位评论家根据这一点分析这幅画时,认为它是取材自当时法兰契斯卡.科隆那(Francesco Colonna)的浪漫小说《波利菲洛的梦》(HypnerotomachiaPoliphil);若这种想法是对的,那么此画所表现的,就是正在哺乳婴孩的仙女爱莪的众神使者墨丘利。但是,此画也有可能并非採自文学题材,所以威尼斯的艺术鉴赏家米奇尔干脆把它形容为“描绘暴风雨、士兵和吉普赛女郎的风景画”。
收场地点:威尼斯,学院画廊(Venice Academy of Fine Arts)

文艺复兴代表画家
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
制作梵蒂冈宫殿壁画

拉斐尔(Raffaello Sanzio)出身于意大利(Italy)东部的乌尔比诺(Urbino),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画家之一。他的圣母圣子像,不懂确立了古典主义的样式,而且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被视为是西欧绘画的典范。25岁时应教皇之请,制作梵蒂冈(Vatican)宫殿的壁画,指挥圣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的兴建。代表作有《西斯丁的圣母》(Sistine Madonna)、《雅典学院》(The School of Athens)等。

圣母的婚礼(Virgin Mary’s Wedding)
是的,拉斐尔邀请站在画面的空间之外的你站进来,弧线向你围伸过来,与分列在约瑟、玛利亚和神父左右两侧的贵族和贵妇排成一个开阔的两端,一起站在画边的弧形上。
拉斐尔受业于佩鲁及诺画室,採用老师绘制的《接受天国之轮的圣彼得》(Christ Handing the Keys to St Peter)这幅画的构思用文艺复兴的新空间法加以改造。《接受天国之轮的圣彼得》不过是一种从两侧往中央集中地排列,让观画的你置身于画面的空间之外。而在《圣母的婚礼》中,年轻的拉斐尔在绘画空间的布置方面则向前迈了一大步,就这么用弧形朝你围伸过来,再看看你头上的那个神庙是个十六面的、看上去近乎圆形的建筑,后面那扇往蓝天的门联想起布拉曼特的建筑,踏上背景那片十分逼真的瓦砖地,和约瑟、玛利亚等融为一体,共同参与圣日的婚礼喜庆。过去与现在便这样彼此融合,结合在一种可以称之为历史画面的图景之中,原来你也成为历史绘画的一部分。
收场地点:米兰,布雷拉美术馆(Milan, Brera Art Gallery)

 

 

 

 

 

 

 

 

拿金莺的圣母(Madonna of the Goldfinch)
在金字塔形的构图中,圣母怀中的小耶稣和小约翰,抚弄停在圣母膝上金莺的动作,自然且贴切地传达出对幼小孩童的呵护情意;圣母左手拿著祈祷书,视线一时从书上移开,转向两个孩童,则是时刻关注的表现。而最引人注意的,是圣子的脚轻轻地踩在圣母脚上,这种身体的接触充满亲情,动人心弦。这确实是一个不平常的动作,具有表现人情与天伦乐趣的特殊意义;这样一个细节,透过拉斐尔充满爱意的完美笔触,随著时间季节的不同而採用不同的光线与色彩所描绘的环境,显得有血有肉、栩栩如生。
统一、简练的构图来自拉斐尔为创作每幅作品而画的一张张草图,他在描绘人物时,总是先画出人物的裸体像,然后再添加服饰上去,此点与米开朗基罗相似,这样一方面表现出人物的稳重感,另一方面则呈现出人物的立体感,从而使其躍然纸上。这些构图的细节与人物的表情姿态,为本画作蓄积了丰富的情感。
收场地点:佛罗伦斯,乌菲兹美术馆 (Florence ,Uffizi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