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裁 LUCIO TAN 我有的就是勇气
封面人物

陈永裁 LUCIO TAN 我有的就是勇气

陈永裁 LUCIO TAN 我有的就是勇气陈永裁除了是纵横商海的老手之外,还是一个慈善家。在成功之后的多年以来,他常常会广施善款,扶危济贫,特别是在捐资助学方面,更是不惜重金。他设立了“亚啤医学奖学金”,用于提高菲律宾的医疗水平;他以其父之名,成立了陈延奎基金会,该基金会的慈善项目大部分用于振兴教育,捐建校舍,令大批失学儿童获得读书的机会;1991年,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大爆发后,他捐款40万美元予以救助。这一切回馈社会的举动,都跟他小时候的遭遇起了相当大的关联。

创业失败,汲取经验
1934年7月17日,陈永栽出生于中国福建。他在4岁时便跟着父母到菲律宾去生活。但是很不幸的,9岁那年,陈永栽的父亲生了一场重病,母亲无奈的带着一家人回到家乡。只是祸不单行的,两年后,陈永裁的家乡遭遇灾荒,刚满11岁的陈永栽不得不跟着叔父再次来到菲律宾,并在一家烟厂当杂役,从此开始了他人生的第一步。
在烟厂当杂役的那段日子,可以说是陈永栽一生中第一次面对人生的艰苦,当时的陈永栽一边赚钱养家,一边自学,以半工半读的方式修完了马尼拉远东大学化学工程系的所有课程,并顺利毕业,生活的艰苦甚至超出一般人的想象。毕业后,陈永栽并没有立即离开烟厂,而是被烟厂提升为化学师继续留下来工作。不过,此时的陈永栽已经具备了丰富的化工知识和在烟厂多年的工作经验,又拥有与商界的密切联系,因而决定要开拓自己的事业。
1954年,决心创业的陈永栽离开了烟厂,在亲友的帮助下,刚满20岁的陈永栽创办了一家淀粉加工厂。但他在商海的第一次闯荡以失败告终。在一次菲律宾举行的某个企业家论坛上,陈永栽曾谈起最初的这次创业经历:“众所周知,我是白手起家的——和成千上万有志向的其他菲律宾商人一样。那时,我没有什么积蓄,有的只是勇气。我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首先创办了一家玉米淀粉小加工厂,但由于竞争激烈,我在商海里的首次尝试以失败告终。”
陈永栽没有被挫折打败。从初次经商的失败中,陈永栽学到了一个宝贵经验,认为任何事情都有好坏两个方面,关键是将不利条件转变为有利条件。淀粉加工厂尝试失败后不久,跌倒后的陈永栽又迅速站了起来,用借来的本钱,开办了一家化学制品生产和贸易公司。当时用的全是是二手机器和破旧卡车,但当初谁也想不到,这家公司后来成为陈永栽庞大事业的基石。

不畏风雨,坚持到底
1965年,在马尼拉的一所小房子里,陈永栽和他当年在烟厂一起工作的朋友们,创办如今有名的“福川”烟厂。“福川”取英文fortune的音和意,烟厂用的同样是二手设备。
实际上,在创办烟厂的1965年,菲律宾烟草市场竞争已十分激烈。一家资本少而又毫无名声的小烟厂怎么样才能挤进市场并占有一定的市场分额,这个问题摆在了陈永栽面前,陈永栽的分析充满一个商人的敏锐与智慧:高档烟价格太贵,消费者不多;低档烟质量太差,不能持久留住消费者;中档香烟消费者众多,各阶层都喜欢,价格不贵,又不失身份,生产这类香烟能获得稳定利润。于是他决定投产中档香烟,并要求质量超过其他厂家。经过努力,福川烟厂的产品很快就打开了销路。
事业并不总是一帆风顺,创业时期也不可能避免风险与挫折。1968年,烟厂生意刚刚有所起色,一场突如其来的台风却摧毁了福川烟厂的厂房,大多数设备被毁。面对天灾,陈永栽表现出坚毅的勇气,他和工人们一起不分昼夜的抢修厂房,挑拣被雨水淋湿的烟草,修理面目全非的机器。
遭受打击的陈永栽和一般人与众不同的是,他非但没有因此而气馁,反而更坚定了要将事业做成功的决心。于是为了彻底改变落后的制烟设备,他把世界先进的制烟生产流水线和现代化的卷烟机引进菲律宾,并在此后不断引进先进设备,使福川烟厂的设备和技术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如今,福川烟厂已发展成为菲律宾最大的香烟制造公司,并占据菲律宾七成以上的香烟市场份额,在欧美、日本和中东的香烟市场上都有一席之地,陈永栽本人因此成为赫赫有名的“烟草大王”。

面对风险,抓住机遇
从此,陈永栽的事业迎来全面崛起时期,业务范围扩展到银行、酿酒、航空、旅馆等诸多行业。他在1970年创设的福牧农场,发展成东南亚最大规模的养猪场;他在1982年投资创办的亚洲啤酒厂,成为菲律宾第二大啤酒厂;1970年代后期,陈永栽开始涉足金融业,收购了面临倒闭的通用银行,更名为菲律宾“联盟银行”,并亲自担任董事长。
陈永栽的商业王国在一步步的发展壮大中建立起来,但陈永栽并不是一味的追逐利润,有一个例子是,1999年,陈永栽收购了马尼拉世纪公园喜来登酒店,他对喜来登酒店每年的丰厚利润似乎并不热衷,他说:“我经营酒店的目的是让一些朋友聚聚头,赚钱倒是次要。”回顾起自己的事业,陈永栽的总结是:“许多人想知道我‘从无到有’的成功秘诀。其实,我与大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什么特别的,有的就是努力工作,面对风险,抓住机遇。”
陈永栽又是一个个性豪爽的人,而且经常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大决定。他常说:“人家不敢摸的老虎屁股我敢去摸。一件事不干则已,干必干好。”1995年,陈永栽收购连年亏损的菲律宾国有航空公司时说,“菲航”代表菲律宾,不能垮,我要办好“菲航”,为菲律宾争光。信心十足的陈永栽向股东们保证,菲航在6年内将扭亏为盈,否则他愿以约定的股价购入其他股东的股份。这句保证的背后,是一旦不能扭亏陈永栽将损失100亿比索。此后陈永栽大刀阔斧地进行管理改革,注资40亿美元,陆续更新了40架飞机,并开辟了多条国际新航线,菲航终于从2000年开始扭亏为盈,陈永栽此举深受菲律宾人敬佩。喜欢挑战的陈永栽,其冒险精神从中可见一斑。

中华古典,文化传承
在菲律宾长大的陈永栽,对中华古典名著非常喜爱、甚至精通。陈永栽的身上溢满儒雅的气质,作为商人的他可以说是一位儒商。而这一切是有着深远的原因的。
还是在烟厂当杂役时,即使每天工作很劳累,但收工之后,陈永栽仍会坚持在灯下阅读中国的文学小说,《三国演义》这样的描写群雄争霸战术与策略的著作深深的吸引了少年陈永栽。
对中国古典名著的爱好,几乎一直伴随了陈永栽的成长,并影响着他的一些为人处世风格。即使如今成了富豪,陈永栽最大的业余兴趣仍然是阅读历史、地理著作。据说,陈永栽和任何人谈话,或演讲、接受采访时,几乎都会引用书中的典故,来说明当前事件中的道理。
陈永栽经常把中国历史和成语的道理,应用在处理问题上。1998年,在一次接受采访时,陈永栽被问及为何投资长期亏损的菲律宾航空公司、又如何扭转乾坤,他就讲述了汉朝名将班超的故事,表达“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态度。他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没有置之死地的决心,哪有死而后生的变数?”
陈永栽不但自己对中华古代文化非常入迷,也要求子女具备中华文化的素养。他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孩子们都在华文学校接受启蒙教育,并坚持在家中讲华语。他还仿照父亲教育自己的方法,让孩子们从小背诵古诗词,有的还被送到北京大学进修中国文学与历史。其对华文的热爱由此可见一斑。
陈永栽常说“中华文化是孕育了5000多年的文明结晶,是世界文化宝库珍贵的财富,源自中国,却属于全世界”。针对目前菲律宾华裔新生代已不大懂华文的情况,陈永栽在菲律宾大力呼吁要振兴华文教育,一再出资开展“挽救行动”和“留根工程”,5年来,陈永栽资助来华短期培训的菲律宾华裔多达2000多人。不但资助学生,陈永栽还出资组织菲律宾华文学校的教师到厦门、泉州等地进行业务培训,以提高华文学校的教学水平。
对大多数人来说,或许陈永栽是一个传奇,从平凡到辉煌,从贫穷到富有的经历听起来更像是神话。而这种传奇与神话却是陈永栽通过一步步的奋斗换来的,是真实的。

欲了解更多,请参阅《大橙报》(BIG-ORANGE)电子报www.bigorangemedia.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