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圣者来访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艺术空间 Art

朝圣者来访The Adoration of the Magi

在这幅画中,披着绿色披肩的金发男子,画的就是杜勒本人,杜勒经常在画作中把自己也画上去。而擅长以细腻写实手法来作画的杜勒,也将这些技巧展现在画中, 仔细看画里的牛、甲虫、蝴蝶、不论是皮毛或是肢解都相当明晰,甚至曾有人说杜勒对于动物绘画的精细程度,足以跟达文西比凝。 杜勒对于画的整体结构 向来追求至真至善,在这幅画中以侧面或是平面的石砌拱门,使空间产生节奏感,牛棚倾斜的屋顶和支撑的大柱子,则烘托出圣母和圣婴,人物採用透视法的原理来 分布,并且加上精心设计的道具,这样一来,人和物就会处在空间和光线谐调一致的状态下,所以即使远处的山峦,也能一一掩映在耀眼的光线中。 收场地点:佛罗伦斯,乌菲兹美术馆(Florence,Uffizi Gallery) 杜勒(Albrecht Durer) 对后世的艺术教育贡献卓越 杜勒(Albrecht Durer)是德国文艺复兴最伟大的画家、版画家。从他的木板画集《启示录》,可知其年轻时即已享有极高的声明。曾受到萨克森侯爵、神圣罗马皇帝马克西米里安一世等人的荣宠与赞助。晚年著述了《人体均衡论》等作品,对后世的艺术教育贡献卓越。铜版画的代表作有《骑士,死亡与恶魔》、油彩画有《四使徒》。 亚当 Adam 杜勒曾经走访意大利研究视法以及人体比例学,学成之后创作了《亚当》与《夏娃》这两幅画作,这也是德国绘画史上,第一次用和自然人体大小相同比例所绘制的裸体画。 在创作这幅画时,杜勒对美的看法和以往有些不同,所以画中亚当的身体是纤细、苗条的,轮廓线条相当的柔和,画面上没有太过著墨于勾勒那些人体的生理细节,这跟以往他重视写实的画风明显有著差别。 画中的亚当是以一种稍微倾斜的方式来构图,他的身体重心落在左腿上,右脚轻轻地抬起,右手微微向后摆,以平衡身体的中心。波浪式的捲发、恬静的神情、看似要说话的半开半闭的嘴等,一切一切让亚当如一位优雅的舞者。 收场地点: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Madrid,Prado Museum)   这幅画是受富商委托,为照顾贫苦老人的机构――12兄弟会所画,书景铺陈在天与地之间,地上的人物和天上的使者,都身处云彩之间,而画的中心是被钉在十字架的耶稣,被圣父拖著,而画的最上方则是一只沐浴在金色光辉中,象徵希望与和平的鸽子,画中所有的人物表情都不同,不过相同的都是带著无比虔诚与崇敬的眼神,注视著耶稣。 画的结构分为四部分,三部分是在天上,第四部分是一条狭长的地面,圣父与把圣父披风展开,手持著与受难相关乐器的天使属于第一部分,中间地带是一大群信徒围绕在三圣一体的周围;而在圣父的左侧,圣母领著一群殉道者,右侧则是随著圣胡安之后跪著的一群男女先知。 在下面的部分教士列队向右行进,非教会人事包括名流与战士则尾随在威严皇帝之后,最下面,杜勒用令人难以置信的透明色调,画出大湖和两座小山,表现出远景,而在右下角杜勒再度把自己融入画中,自己手扶著一大块牌子,牌子上写著此画的创作日期以及他自己的简介,十分有趣! 收场地点: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Vienna,KunsthistorischesMuseum)

曼帖那(Andrea Mantegna) 延袭达文西的创作风格
艺术空间 Art

曼帖那(Andrea Mantegna) 延袭达文西的创作风格

1460年,曼帖那成为居曼多的宫廷画家。他的作品完全延袭达文西的创作风格,特别讲究透视法的运用。当时他为宫廷城堡创作的一整套《婚礼堂》的壁画作品,成为透视技法极致表现的代表作之一。众多的画中人物,有从天花板俯瞰地面的,也有绘制于墙壁上的,创造了一个栩栩如生的特殊延伸空间,是文艺复兴时代第一个有完全“仰角透视”的幻觉装饰画。 婚礼堂(Wedding Hall ) 当人们观赏婚礼堂的墙壁,把目光从地上转移到屋顶时,自然而然会从屋顶的圆孔中看到蓝色的天空。屋顶中间的圆孔周围,有一圈栏杆,八个小天使和一只孔雀,就靠在这个栏杆上,女人们靠在木桶旁边,面带微笑地从栏杆上探身往下看。这一个奇妙的透视图,是创造出完美建筑幻觉的一个典型例证,以透视法的绘画技巧,将画作本身和建筑物完全结合,达到以假乱真的错觉。如这座婚礼堂,圆形拱顶的天花板原是密合的,但透视曼帖那高超的技法,加上人物仰角透视建筑物的效果,使这座拱顶宛如是个敞开的天窗。 画家钜细靡遗地描述出建筑物的细节,不论是立体的木棍,还是平面的花纹图案,都刻画得如同真实的物体。我们可以感觉到,作者想创造出一种统一的空间感,把屋顶和四面墙上的画景连为一体。毫无疑问,曼帖那的才华的确出众。 在佛罗伦斯诞生成长,曾受到麥第奇家族的保护。描绘过许多以异教为主题的作品,以及圣母、圣子像等名作。后来,他的神秘性倾向愈来愈强,而埋首于创作但丁《神曲》的插画。他最富盛名的作品包括《春》、《维纳斯的诞生》等等。据说他晚年时失去了所有的财产,也丢了工作。有人看到他拄著两根拐杖,在街上踽踽独行。 维纳斯与战神(Venus and Mars) 维纳斯凝神专注地看住战神,点出新柏拉图派的观念——爱与和平战胜战争与冲突的想法,因此菲奇诺说:“维纳斯似乎主宰和安抚了战神,而反观战神却完全没有主宰维纳斯。” 维纳斯扮演著大自然和人类之母的角色,画中的她穿着朴实无华的洁白长袍,长袍镶著金边,和她浓密的金发相互辉映,而战神则脱去了令人生畏的形象,正暖洋洋的睡著,莽撞的农牧神,一个玩弄著丢在一旁的甲胄,一个朝著酣睡的战神耳旁用力吹螺画家发挥了高度的想象力,用轻松恢谐之笔画出古代神休息的状态。 这幅作品色泽纯洁鲜明,人物形态完美,戏而不虐,笼罩著一片和谐气氛,是波提且利最优美的作品之一,同时也是波提且利神话作中,唯一非收藏于意大利的作品。 欲了解更多,请参阅《大橙报》(BIG ORANGE)电子报www.bigorangemedia.com  

法兰契斯卡 Pierodella Francesca 以稳重色调毫无破绽构图取胜
艺术空间 Art

法兰契斯卡 Pierodella Francesca 以稳重色调毫无破绽构图取胜

出生于意大利中部的珊塞保尔克洛,父亲从事皮革业。他以稳重的色调,毫无破绽的构图,和具有强烈真实感的描写能力,在文艺复兴诸画家中表现得极为杰出。直到今天,他的影响力依然存在。晚年热衷于几何学,也有著作传世。哥伦布在西印度群岛登陆的那一天,他逝世于故乡,据说当时已失明。 鞭笞(Flagellation of Christ) 在有关这幅画的一团迷雾中,人们曾经一度认为右边的三位人物,所代表的是心术不正的奥登托尼奥以及他的两个管事。被封为费德里科公爵的奥登托尼奥,是乌尔比诺公爵的继母在结婚时所带来的拖油瓶,而在他左右站着的则是他的邪恶参事;他们三个曾在一起阴谋计划夺取公爵的领地。然而今天大家侧向将这三位人物作正面的解释,在画的上方可以看到CONVENER-UNTINUNUM (他们走到一起了)这几个字,明显暗示两个敌对的教会应该要重新和睦相处。 法兰契斯卡,在《艺术家传》中获得瓦萨利的极致推崇。他擅长掌握空间、光线、且具有完美的数学头脑。中央消失点由于透视线的关系,而设在远处的墙上,很容易就看得出来。两组人物被华丽的立柱中线所分割,所以两组人物没有重轻不一的现象,并且将整幅画的气氛渲染的宁静而庄严。这种轻描淡写的绘画风格,也是法兰契斯卡典型的艺术表现手法。 复活(Resurrection) 这幅画是法兰契斯卡伟大的创作之一,是为故居的市政厅所创作的。这个小镇的名字叫博尔哥?珊?塞保尔克洛,字面上的意义就是【圣墓之镇】。而在盾形的真微里,原本就有一座耶稣之墓的标志,因此,它和法兰契斯卡这幅画简直是天作之合。 画面分为两个透视区,下面的区域画了卫兵正在睡觉,它的视觉消失点走的很低,这使得人物显得更威风、更壮实。据说,那个胡子刮得十分干净、背靠著幕墙的卫兵,实际上是法兰契斯卡的自画像。 在画面上方区域直挺站着的是基督,法兰契斯卡不谨把这幅画中的基督形象,画成一般人常见的样子,并用崭新的风格表现,让基督自然地融入看起来不堪谐调的主题之中。他按理想的人体形象来表现基督,还在背景里呈现出一种优雅的美感。 梅西那 Antonello  da Messina 充分体现古典主义风格 梅西那是文艺复兴时期,最大胆也最具开创性的艺术家之一,同时也是唯一受到法兰德斯画派影响的画家,他对当代及后世绘画艺术的影响也最深,尤其是他的肖像画作品,影响了整个威尼斯画派的艺术风格与走向。他专心研究肖像画的绘画技巧,努力地揭露角色的内涵与心理,沉稳而生动的机理表现,充分体现古典主义风格的典型特色。 书房中的圣哲罗姆(St Jerome in his study) 这幅画在1529首次被记载,当时认为可能是范艾克的作品,现在可以确定为梅西那所作,而且是他早期最优秀的作品之一。 图中人物圣哲罗姆,这位早期教会中最伟大的学者,正在宽广舒适的书房内阅读着。整幅画使用惊人的精细笔法描绘,背景是哥德式建筑的表现手法,仔细观察画面,会发现空间增加了深度,好像可以一层一层打开,使观画者目不暇给。圣哲罗姆坐在拱梁下,周围放置许多书籍,有的盖上、有的打开;建筑上方有几扇窗户,窗外事无云蓝天;图的左方,长廊末端的窗外是一片宁静的景色,穿过树丛,可以看到湖面上的小船,远处还有圆形山丘 。 这幅画可能是梅西那年轻时在艺术上的力作。他所以创作此画,是为了展现自己的绘画技巧,使他能够跻身当时风靡社会的艺术大师行列。

布施和亚拿尼亚之死 The Death of Ananias Busch 马萨其奥(Masacio) 确立最完美的透视法原理
艺术空间 Art

布施和亚拿尼亚之死 The Death of Ananias Busch 马萨其奥(Masacio) 确立最完美的透视法原理

在佛罗伦斯的圣母玛利亚教堂里,布兰卡契礼拜堂祭坛右边的《布 施和亚拿尼亚之死》与左边的《圣彼得投影行医》相互呼应着,在《使徒行传》中,这是两个连贯的故事:拥有财富和房屋的人,倾其所有将一切财产放在师徒们的 脚下,然后再全部分给需要的人。但亚拿尼却只卖掉一部分财产,并将变卖所得的一部分偷偷私自保留:他将钱置于使徒们的脚前时,圣彼得对他说:[亚拿尼亚, 为什么要让撒旦充满了你的心,致使你向圣灵说谎,还将一部分变卖所得留为己有呢?你不是向人们说谎,而是向上帝撒了谎!] 亚拿尼亚听了这一席话之后,当场倒地,断气而死。 前景中倒在地上的就是亚拿尼亚,右边身著黄色披袍的是圣彼得,观画者顺著他的手将目光集中在接受布施的妇女和她怀抱中的孩子身上;右侧的白色建筑物延伸到画面中央,则为本画制造出有景深的立体效果。 收场地点:佛罗伦斯,圣母玛利亚教堂Florence, Santa Maria Church 这是 马萨其奥于1425年末绘制在布兰卡契礼拜堂的白色墙壁上一个非常著名的宗教故事。画中将三个不同时刻的福音故事绘制在统一的场景中,使一个画面同时出现 数个圣彼得,这三个连续的动作分别为:中间部分画的是耶稣指示彼得如何获得交税的钱,左边是彼得全神贯注地湖岸边捞起钱袋,右边则是彼得正在屋前给收税的 情景。礼拜堂壁画的主题是藉圣彼得来宏扬教义以拯救人类的事迹,因此画面中很容易就能指认出身披黄色长袍的圣彼得。 马萨其奥的绘画手法揂如雕刻 般,使人物的造型突出,并且喜用大色块和富有明暗对比强烈的色彩。画面的结构宛如魔术般地从左边展开,在于中间的福音使者们,图成半圆形状站在耶稣的周 围,而右边的门廊前面是圣彼得和收税官,每一位人物的特性都可以从长袍皱褶上的光线,和每个人的动作、脸部的表情中辨别出来。正由于马萨其奥重视人物的真 实神情,所以出自他手笔的人物总是栩栩如生。 收场地点:佛罗伦斯,圣母玛利亚Florence, Santa Maria Novella 安基李诃修士( Fra Angelico) 具备俗人与画家的双重身份 安基利诃修士的画风,廷袭自乔拖与马萨其奥的样式,带着强烈的哥德风格。1417年间,他同时具备了俗人与画家的双重身份,开始他的画家生涯。1433年,他所属的教会接管了圣马可大教堂,于世他开始在教堂内绘制一系列约五十幅左右的湿壁画,作品大多以圣母及圣徒故事为主题,对后来的祭坛画产生极大的影响。 圣母、圣婴和六位圣徒 Annalena Altarpiece 在这画中,六个圣徒围绕着圣母、且分组排列,无论在空间上还是概念上都形成了新的和谐。以墙作为画中的背景,又进一步凸显了这幅画的构图,与其说墙是建筑物的一部分,不如说它是一个彩色画框。 如果从画的正面来看,画面中央部分的圣母坐位突出,而且位于一级台階之上,台階下面或侧身站立其上,另外还有两位圣徒站在下面的草地上。 六位圣徒呈半圆形排列,每个人物都有期全新而鲜明的人性特微,所以每个人均有其独特的表情。画作也十分注意整体气氛的营造,证明这幅画受到文艺复兴思想的影响。圣母座、廷伸的台階和人们排成的弧形,构成了一个圆形的空间,这空间似乎一直廷伸到画面之外,吸引观赏者也成为一个参与者。 收场地点:佛罗伦斯,圣马可修道院博物馆Florence , Santa Maria Museum 欲了解更多,请参阅《大橙报》(BIG ORANGE)电子报www.bigorangemedia.com